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站内搜索
单维廉与青岛地政
撰稿:作者:周兆利 青岛市史志办公室《史鉴》 文章来源:鍛ㄥ厗鍒? 发布时间:2018-11-02 16:49:28
【字号: 【打印】 【关闭】

历史的尘埃常将最有价值的东西掩埋。提起青岛老城,人们往往对这里的欧式建筑和异域情调津津乐道,但是很少有人探究这些“欧风”和异域情调建筑的深层成因。我们知道,再好的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如果没有良好的制度保障,也是空中楼阁。青岛精美的建筑和规划的实现是与青岛当时实施先进的土地制度分不开的,而一提到青岛的地政制度,则不能不提青岛地政制度的创始人——单维廉(Wilhelm Schrameier)。 


  比之于香港与上海,青岛是一个后起殖民地,后来者的优势就是既能看到前驱者所取得的成就,也得以见证其在成长过程中遭遇的问题,特别是上海——19世纪下半叶“土地投机”几乎变成经济生活中的主旋律——成为德国海军部在建设青岛时最好的反面教材。 


  德国海军部清楚,任何处置不当都会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从而影响这个城市的未来,青岛必须汲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懂得中文又谙熟中国土地关系和法律传统的人才在这时尤为需要,而德国海军部恰恰缺乏这样的人才,不得不与一向关系紧张的外交部寻求帮助。于是德国外交部向其推荐了单维廉——一个在德国驻华领事馆供职达10年之久的翻译官。 

(单威廉)


  与德国传教士冯·福柏一样,单维廉很早就来到了中国。1859年,单维廉降生在德国爱森一个小职员家庭,幼年丧母,生活不幸。后来单氏凭自己的努力先后进入波恩大学及莱比锡学院读书,22岁获博士学位,之后入柏林大学修习法律,1885年9月由德国外交部选派中国学习汉语。学成后留在德国驻华使馆做翻译,先后辗转于广州、香港、上海、烟台、天津等地,一呆就是10年。漫长的经历磨练了其心志,也让他透彻地了解了这些中国沿海的欧洲殖民城市,而与卫礼贤等欧洲汉学家的交往,使他成了一个“中国通”,为后来他在青岛的事业作了良好铺垫。 


  1897年12月1日,单维廉来到青岛,兼任海军顾问,即埋首于地政制度的创制。面对当地纷纭复杂的土地关系和陌生的法律习俗,在此后的半年里,单维廉在中国人张清运(此人曾于1869-1872年间,协助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旅行中国各地)的帮助下几乎踏遍了租借地的每个角落,最终拟订出了青岛历史上第一个土地法规。 


  与香港、上海公共租界实施的租赁制度不同,单维廉对青岛土地的获得及转移作了详尽而精巧的制度安排。 


  作为第一步,单维廉设计的土地法规定青岛的全部土地均由政府以购买的方式取得,在政府尚未征购以前,任何土地转移或用途变更均须政府批准,且禁止把土地卖给青岛租借地以外的人,这样政府就建立了一种类似现在有效的土地储备制度。但在单维廉看来,政府光取得土地是没有用的,比这更要紧的是找出一种将政府土地放出去的有效形式,而且这种形式必须保证由城市发展和公共投资形成的利益为大众所分享,而不是仅仅由少数人独占。单维廉曾目睹了上海公共租界和香港的经济繁荣,但也亲眼见证这两个城市因土地投机、房价疯长而导致混乱。其土地关系就作为一种不可取得例子成为其第二步设计中必须极力避免的。 


  在保证政府优先购买土地权的前提下,单维廉运用其智慧,把亚当·斯密的国民经济增值税引入到青岛的土地制度中来,设立了地价税法和土地增值税来抑制土地投机,保证殖民地的长远发展。前者为青岛在东亚首次实行,后者为举世所独创。 


  如同今天的土地拍卖制度,青岛建城之初,土地出售就被推向了市场。公开拍卖前,政府要组织地价评估委员会进行评估,定出拍卖土地的底价。拍卖土地一般会提前14天发布公告。公告除标售日期外,还包括土地建设计划的详细说明及各笔拍卖土地的底价。土地以竞拍的方式售出,出价最高者获得土地。参与竞购者需要在正式拍卖日期前8天向政府申请竞拍,并须同时提交要购买土地使用计划纲要及说明申购该土地的目的。拍得土地后,必须从登记立案起3年内完成建筑,如果爽约或者私自改变土地用途,将面临土地被收回的危险。土地所有权人有向政府缴纳土地税的义务,其税额为当时整个地价的6%,此称为地价税。买地人若想再转让拍得的土地,必须将其所获纯利润的1/3缴与政府,此为土地增值税。卖主在土地转让时必须向政府申报买主的报价,若政府认为所申报卖出的价格远低于土地在当时的市场价值,政府将反客为主,根据优先购买权自己成为买主。作为一种制衡,对于在25年内可以自由转让却一直未曾易手的土地,政府有按估定价格每25年征收一次税金的权力,数量也是整个地价的1/3,目的是为防止地产投资商在青岛置地出租,却在青岛之外消费所得租金,造成资金外流,剥夺了本地资金市场。 


  通过这种制度设计,青岛殖民地政府由此参与了土地升值过程,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财政效益,毋宁说是为了追求更多的社会目标,因为作为购地者没有人会傻到故意抬高价格而让政府多得益处。 


  也许只有日耳曼民族才有这样的缜密思维,这种巧妙的制度安排达到了如期效果,保持了低廉地价,抑制了土地投机,从而达到降低商务成本、生活容易这一目的。由此吸引众多企业前来,在这里投资立业,也在这里消费,促进了城市的繁荣。


   这一制度与青岛都市计划及随后出台的建筑法规一道构成了1897~1914年间青岛城市发展的制度框架,使青岛仅用短短的17年就从一小渔村崛起为独具“欧陆”风情的著名城市。青岛的土地制度也由此不胫而走,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样板。德国本土也于1904年起仿效青岛的地政制度,并逐渐演变成联邦税,嗣后由德国迅速普及到了中欧各国。 

1912年,孙中山先生访问青岛,青岛土地制度所取得的成效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1921年,孙中山在广东就任非常大总统后,遂邀请单维廉担任广东革命根据地顾问,研讨地价税问题,但因为陈炯明叛变而中止。为使国人了解这一先进制度,1923年1月安排秘书朱和中将单维廉1914年出版的《胶州行政》一书译成中文,在上海出版发行。1923年2月,孙中山在广州重建大元帅府,设立广东全省经界总局,着手土地改革。复又聘单维廉为广州市顾问,辅助孙中山先生之子孙科在广州规划土地改革,拟仿照青岛之制。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单维廉于1925年底遇车祸,于1926年元月5日在广州辞世,其所制定的土地法规也因战乱而停止。1930年南京国民政府参考单氏地税法而制定的土地大纲作为法律获得通过,虽然后来因为内战未能在大陆实施,然而却实质影响了台湾的土地改革。

据:青岛市史志办公室《史鉴》  作者:周兆利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