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站内搜索
起底“青岛港”
撰稿:青岛市史志办公室《史鉴》 作者:陈庆民 文章来源:闈掑矝鏅 发布时间:2018-04-10 18:06:48
【字号: 【打印】 【关闭】

    1891年6月5日,会办海军、直隶总督李鸿章在威海观看完北洋水师演习后,来到胶州湾视察。他看重胶州湾地形及地理位置的险要,认为这里是在旅顺、威海以南的第一大隘,于是上奏朝廷称“胶澳设防,实为要图”。6月14日,清政府出于军事战略需要,议决在胶澳设防,调登州总兵章高元移驻胶澳。

    1892年,清政府在青岛湾兴建码头两座。一座是位于小青岛西北向的前海栈桥,以供装卸物资和兵员上下。栈桥长220米,宽10米,以石头垒筑桥身,水泥铺面,码头两侧装有从旅顺运来的铁制栏杆,前端设有吊架,便于装卸货物,亦称南海栈桥、铁码头、大码头。另一座位于总兵衙门前海礁形成的自然码头,经整修建成长100米、宽6米的桥式码头,也是石头垒筑桥身,水泥铺面,亦称衙门桥、蜗牛桥、小码头。建成后的前海栈桥码头和衙门桥码头,成为青岛正式建港的标志。

    有了海港,青岛口顿时有了生机。船舶往来极盛,航运通达。码头外通朝鲜,北通辽宁,南通江浙闽粤,以及山东诸港。进出口贸易也变得活跃起来,特别是天后宫庙会期间,船舶云集青岛口,甚为可观。沿港商铺越来越多,至1897年春增至65家。

老港口

    1897年德国侵占青岛后,经过调查和测量,将新港口确定在胶州湾东岸,从北到南分别是供远洋轮船使用的大港、供修船用船渠港和供山东沿海各地民船使用的小港。1898年9月2日,栈桥码头和衙门桥码头成为货运码头,作为自由港向世界开放。

    其实,德国人觊觎胶州湾已久,从19世纪60年代起,就派遣德国著名地质及物理学家李希霍芬等人多次考察胶东半岛及胶州湾。早就谋划筑港计划,给青岛新港的定位是“东亚最大贸易港”和“中心市场”。在新港位置上,德国人相中了现在的大港、小港一带。在设计上,德国人认为意大利热那亚港半圆形的坞型港池与青岛港新址的地理位置近似,于是将热那亚港列为青岛新港的“样板”。《胶澳租借条约》签订不久,德国国会迅速通过拨款500万马克作为建港经费议案,不久又追加350万马克,筑港工程立即上马。为加快港口建设进度和节省经费,胶澳督署把“整个港口的经营、为码头岸壁配备轨道和起重设备、港口的照明及电力供应、制造煤炭的装卸设备等都委托给私人企业。”

    《青岛开埠十七年—〈胶澳发展备忘录〉全译》较为详尽地记录了青岛港初建的情况。按照筑港计划,1898年第四季度德国人启动青岛筑港工程。在胶州湾内女儿礁及其西南的一个暗礁间兴建大港的环形防波堤。建港工程由德商“回利格”公司监督进行,他们在建港中采取“移山填海”“建城建港并举”的办法,将铲除大鲍岛挖出的石料土方用于建筑小港码头,将铲除小鲍岛高坡的土石方就近用于建筑大港码头。1900年,为加快进度,又将工程交给汉堡的一家公司,并增加建筑机械和设备。1902年1月,防波堤全部建成,“根据设计,堤坝高出基准零点5米,顶部宽5米,外侧坡度为1:2.5至1:3.5,内侧坡度为1:1.5,长度为4550米。”所用石料总量为47.76万立方米,主要取自沧口北部、离港湾不远的海滩石场、俾斯麦山(今青岛山,亦称京山)和小鲍岛村东南采石场。

    由于大港筑港工程周期较长,为“满足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为吃水浅的驳船和海船建成几个安全的货物装卸地的需求”,1898年底,首先动工兴建位于大鲍岛湾内的小港码头,1901年春竣工并开通航运业务。小港工程主要包括两座防波堤和一座木码头。其中,北防波堤(也叫北码头)设计全长465米,顶部高出基准零点5米,顶宽5米,外侧坡度为1:2.5至1:3,内侧坡度为1:1.5;西防波堤(也叫西码头)长200米,顶部高出基准零点5米,宽3米,两侧的坡度都是1:1.5;小港口门宽100米,水域面积3.4万平方米;木码头长150米,宽6米,码头两侧可停靠2艘小吨位海轮,码头上有铁路和胶济干线连接,并配有起重机等装卸设备,可将货物由船上直接装上火车。小港的建成及投入使用,改变了胶州湾港口布局和传统贸易秩序,进入胶州湾诸港的民船大都被吸引到这里。

    为方便船只进出胶州湾,德占之初便“计划建造两座灯塔——潮连岛近陆灯标和游内山的港口灯标”。1898年,游内山(即团岛)灯塔开建,1900年11月建成,12月1日启用。塔身安装一组联闪光灯(照明器和航标灯均由德国运来),灯光高出平均海面35米,照射距离可达16海里,为胶州湾海域启用最早的灯塔之一。同时,还修建汽雾笛台一座(俗称海牛),传播距离为7海里。借助这一灯塔,来往船只夜间也可安全入港。

    1900年6月1日,胶澳督署成立港务局,直接隶属于总督。其主要职责在于监控船舶交通、管理灯塔和航海标志以及行使港口管理权。

    1901年小港竣工后,大港工程随即全面展开。大港防波堤完工后,防护区水面工程即告结束,此后主要是进行内部扩建,包括:航道港湾疏浚,港区码头、船厂、船坞修筑,灯塔、航标等海上设施及陆上各种应用建筑(如仓库、堆栈、旗台、工场、港区专用铁路)建设等。

    1904年3月6日,大港一号码头北岸交付营运,码头有5个泊位、4个堆栈和器具修理工厂。“连接海口与山东省省会济南府的铁路也被铺设到码头上”,“码头的西端还筑有旗台,即大港旗台。该旗台的任务是报告晴雨,发出号志,指示船只出入港口,旗台旁还建有灯台”。码头建筑为木桩基混凝土式,基础部分为长约16米的木桩,成人字形分向内外倾斜,下端深入海底土中,上端高过低水位,顶上浇筑混凝土挡土墙,木桩外侧设钢筋混凝土板桩一道,板桩与木桩取齐,并有拉链连结,下端插入海底土中,以使所填砂石不致外流,保护木桩防止海上浮生物的侵蚀。“大港码头的建成,自然促使整个航运事业发生根本性改变。它被用作锚地、货栈和为海船装卸货物的场所。除了需要专门货场的大宗货物(如煤等)的船舶外,所有船舶都可在码头停泊。”此后,原在栈桥和小港装卸的货物逐步转移到大港。小港“除了服务于小型船只往来和安装海标及海上测量外,也被用作解除武装的俄国鱼雷艇以及德国巡洋舰队鱼雷艇和运载水雷船只的避风港。”同时,还有一些在海湾及附近沿海活动的当地舢板和小船在此停泊,而当年的栈桥码头和衙门桥码头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1906年建成大港第二(与第一码头平行)、第五码头和位于第一、二码头之间的中央栈桥。此时,青岛港基础设施已经“超过了东亚所有港口”。

    1908年,作为石油码头的第四码头(与第二码头平行)建设完成,其后方建有若干油罐。大港诸码头均有铁路通过,并与胶济铁路相接。至此,整个建港工程基本结束,筑港费高达5000万马克,大港水域面积394万平方米,口门宽300米,堆栈7座,后方仓库15座,一、二号码头可同时停靠6000吨级的海轮12艘,可同时装卸货物7.2万吨。按照功能区划,二号码头为德国海军专用,五号码头为军用煤和船厂专用码头;用于商泊的是一号码头北岸5个泊位和四号码头1个泊位。“由海上进入海港的入口和水路都设有海上航标和灯标,无论白昼黑夜进出都很方便。”

    1900年11月,在青岛湾东岸建立船坞工艺厂(亦称总督府工厂),初期规模较小,仅能修补德国海军船只。至1902年,业务日益繁忙,甚至到了应接不暇的地步,为此专门设立了一所华人徒工学校,“徒工必须由中国人出具铺保,学徒期为4年,满师后再工作两年。”从1902年到1908年共招收五期徒工490余人,到1912年10月,先后毕业400多人,多数在该厂任华工领班和司账。大港开港后,工艺厂得到快速发展,到1904年10月,已拥有欧籍人员33人、华工670人。1905年,船坞工艺厂迁到大港后,进行了扩建,建造了16万吨的活动浮船坞(1903年11月开工,1905年10月12日建成),增设150吨起重机,这些设备均属当时亚洲最先进的。1909年4月1日该厂被命名为青岛造船厂,6月已拥有工人1759人,除修理舰船外,还能独立制造各种船只。

    完善的设备和陆港一体化的转运体系使青岛港贸易得到飞速发展。1906年,贸易额超过比它早开埠35年的烟台港。1907年上半年,关税额已在中国36个海关中位列上海、广州、天津、汉口、汕头和镇江之后,排名第7。到1913年,青岛港关税收入在华北五港(天津、烟台、牛庄、大连、青岛)中,仅次于天津,居第2位。贸易额排在天津和大连之后,居第3位,已经成为东亚重要港口和贸易中心之一。

如今繁忙的青岛港集装箱码头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