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老青岛 站内搜索
大鲍岛的旧时光
文章来源: 撰稿:◎编辑/贺中 ◎摄影/张岩 于风亮 发布时间:2018-10-15 16:35:22
【字号: 【打印】 【关闭】

    2018年7月5日,位于中山路商业街143号的大鲍岛博物馆正式开馆,步入其中,一股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扑面而来。一张张老照片诉说着中山路商业街、大鲍岛区域老字号的前世今生,承载着老青岛独有的印记,也将我们的目光拉回到那段遥远的旧时光。

    1898年德国强借青岛之后,颁布了青岛市区的第一个规划图,经多次修改之后,其中的鲍岛区主要包括德县路以北、李村路以南、济宁路以西、胶济铁路以东的区域,其中心街道为著名的山东街(今中山路北段),周边的街道绝大多数是以山东省内的城市名命名,形成了青岛第一个近代地名文化街区。“大鲍岛本身就是一座活着的城市革新纪念碑、一座开放的城市商业融合博物馆。”博物馆筹建者、青岛海滨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园说:“进一步发扬仍旧活跃在岛城的大鲍岛商业文化、老字号企业的匠心精神是我们的初衷。”

规划中的“中国城”

    大鲍岛村得名于胶州湾内一块名为“鲍岛”的海礁。明末清初,大鲍岛村的人口逐渐增多,形成一个逢五逢十有集市的村落。胶澳总督府翻译官慕兴立( HeinrichMotz)编纂的《山东德邑村镇志》,对当时的大鲍岛村有过简短记载:“大鲍岛村位于胶州湾青岛的北面……有王姓和于姓居民680人,和所有住在岸边的居民一样,他们都是渔民或农民。村里有一座带学校的祠堂和一座建筑质量较高的中国官员的庄园……”从慕兴立的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大鲍岛村以氏族宗亲为基础结构,有人在衙门为官,并且在村内置地建房。


当年山东街上的博文堂书店

    1898年9月2日,青岛市区第一版规划图纸公诸于世。在规划中观海山南侧的欧洲人城区,完全遵循了同时代欧洲的街道尺度与街坊大小,并利用自然地形增加城市空间美感。这些娴熟的规划手法,体现了同时代欧洲经典规划理论的影响。与之相比,欧洲人城区北部的中国城,则以一种近乎异类的面目存在着。这处采用棋盘式街道布局的街区位于当时还未拆除的大鲍岛村北侧,其格局与其他城区部分截然不同。这个称作“中国城”的街区,被规划为上层富裕华人与其开办的公司居住与进行商业活动的场所。底层劳工以及这里的原居民,则被安置在市区东北方向距离约3.5公里远的一处新规划的居住区——台东镇。


“老字号”福顺泰号

    在规划稿中,村庄北侧的中国城以一种近乎孤立的形式存在着。在南部的欧洲人城区与中国城之间,殖民者规划了一条宽约二百米的隔离带。除了空间上的隔离之外,规划利用观海山余脉的一条山脊作为分水岭,这样一来,华人区产生的污水便不会对欧人区造成威胁。

    除了空间上的分离,中国城还在更多的方面表现出与欧人区的不同。中国城的街道宽度和街坊尺度,明显小于南部欧人区。青岛欧人区街坊尺度与当时欧洲本土新建街区较为接近,长度大约在100米至150米左右,而中国城最早规划的十片街坊的尺度是50米至75米,只有欧人区的一半。十个街区排成两排,倚靠在西侧的一条大路上,这条路被华人称为大马路,德国人则将之命名为山东街。山东街的出现,为栈桥与小港提供了另一种联系的可能。这条路成为弗里德里希大街的北延伸线,并在以后的日子里与之合并,成为了中山路的北段。

    1899年10月12日,德皇正式颁布命令,将胶州湾畔这个正在快速成长的城市,命名为青岛。1899年12月30日,胶澳总督府颁布法规,将胶澳租借地划分为内外两界,内界为青岛地区,外界为李村地区。青岛地区覆盖了麦岛、田家村、错埠岭、小村庄、湖岛以南的区域以及黄岛岬角。这部法规中,提到了“大鲍岛”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村庄,在一个月前已经被彻底铲除了。1900年7月1日生效的《中国人章程》,对这种分区进行了调整,划出青岛、大鲍岛、小泥洼、杨家村、孟家沟、小鲍岛、台东镇、台西镇、会前九个村落作为内界进行管理。这样,在青岛村被拆除之后,青岛就有了两个层面的含义:首先,青岛是胶澳租借地的内界地区也就是市区部分,与外界李村地区相对,称为“青岛地区”或“青岛市区”,同时,青岛也是与大鲍岛区、台东镇与台西镇共同构成的青岛市区的一个区,正式的名称为“青岛区”;为避免混淆与方便理解,许多文献中将“青岛区”称为“欧人区”,称“大鮑岛区”为“华人区”。


     接下来的几年间,青岛华人区的规划经历了多次变更。根据1901年的青岛与大鲍岛城区地图,大鲍岛西北部的街道已经完全建成,而东南部街道规划也已经非常接近后来的实际走向。四方路以北的区域,形成了较为规整的棋盘状街道网络。原先隔离带的位置被规划为几个较大的街坊,这种应急性的变更,使得四方路以南街道的走向显得有些不自然,博山路与芝罘路变换走向后,直接连通到了作为华洋分界标志线的霍恩洛厄街(今德县路)上。

大鲍岛的烟火气

    大鲍岛街区既是以老字号为代表的青岛本土的商业文化萌芽、生根与发展壮大的场所,也是行会、同乡会、书店、报馆等具有社会组织和文化传播属性的机构的基地, 还是由衣食住行、消遣娱乐等日常化的市井生活,以及与学校、医院等一系列公共服务设施相关的社会活动共同构成的城市生活的集中地。这些活动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是东西方文明冲突与融合背景下的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演变的记录。

    在鲁海的记忆里,博山路上的天德塘浴池是周末父亲常带自己去的地方。它和现在的洗浴中心类似,不仅提供搓背、修脚服务,还可以泡茶、看报、吃点心,更重要的一点,虽然只有五层楼,却安装了可供平民上下使用的电梯,这在当时可是新鲜的光景,对年幼的孩子们大有吸引力。


    那时鲁老的周末常常这样度过:在天德塘洗浴完毕,不急着回家,而是从楼下的十乐坊锅贴铺,叫一盘三鲜锅贴,通常是让伙计从楼下买上来吃;十乐坊对面还有一个便宜坊,最有名的是烤鸭,午餐就在这里解决;吃罢再走两个街口,就是当时与劈柴院和台东商业市场并称的老青岛的三大市场之一——广兴里,院内三排小商店,经营日用百货和布匹绸缎,逛够之后就到同在院内的电影院看场电影,晚餐选择一旁高密路上的洪兴楼。据鲁老讲,这位洪兴楼的老板徐麟贵后来去了香港,50年代又去美国华盛顿开了家北京饭店,常常有国家军政要员光临,声名至今不衰。但他是从大鲍岛的高密路走向世界的青岛人,这一点却鲜有人知晓。


     记忆中难忘的还有茶社和糕点。潍县路南头的新乐茶社,在青岛茶社中非常有名。过去的茶社分两种,清茶社和书茶社,新乐茶社是个书茶社,主要演京剧清唱,当时有十几个女孩子做班底。潍县路往海泊路去,还有一家著名的淮扬菜馆可可斋,因为作家郁达夫笔下的记录而有名。它对面的万康,是青岛著名的南式糕点厂,来自上海。在当时北派的万福临主营月饼,南式糕点则以万康知名。


     在鲁海看来,这片街区不仅承载了自己童年与这座城市相关联的美好记忆,也保存着青岛本土平民化的市井生活图景。那一派繁华的灯火闹市,是很难也不应该从老青岛人记忆中彻底抹去的。

     大鲍岛村西的“劈柴院”,人气很旺,上世纪30年代魔术艺人王鼎臣(艺名王傻子),著名相声说唱家马三立、刘宝瑞,西河大鼓名家刘泰清,山东快书艺人高元钧、杨立德,山东琴书艺人李金山、高金凤,评剧大家新凤霞都曾在“劈柴院”撂地演出,花鼓戏、相声、魔术、京剧、茂腔、柳腔都有,许多南来北往的小客商也都喜欢住在劈柴院,就连梁实秋、老舍、臧克家等大家,寓居青岛期间也经常光顾劈柴院,感受一下这里的文化氛围。


    即墨路商圈最早可追溯到明末清初,它是大鲍岛村原住民的一处街头交易市场。1953年开始陆续实行针对粮、棉、油、布等重要紧缺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后来进行了公私合营和合作化。改革开放后,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开始逐步恢复,刚开业时,只有摊位50余个,市场逐步扩大到李村路、潍县路、易州路、博山路等,摊位增加到1100个,市场非常红火,人山人海,多时达10万人,商户们个个忙的不亦乐乎。即墨路小商品市场的鼎盛时代曾经被国内外旅游者誉为“小商品王国”。

    虽然那段沧桑的旧日光已经远去,但人们的记忆依然鲜活。虽然在棚户区改造中,“征收区域”的牌子挂在了大鲍岛的众多街区中,但相信在合理规划中,大鲍岛的明天会更加明亮而温暖,届时漫步大鲍岛依然能听到历史的回响。

◎编辑/贺中  ◎摄影/张岩 于风亮

◎部分图片由大鲍岛博物馆提供

◎本文参考:《大鲍岛 一个青岛本土社区的成长记录》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