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老青岛 站内搜索
大鲍岛旧事
文章来源: 撰稿:青岛市史志办公室《史鉴》(总第107期) 作者:雪琴 发布时间:2018-03-05 15:13:03
【字号: 【打印】 【关闭】

大鲍岛,地处市北区胶州路东段,旧时是一个古村庄。相传明洪武年间由云南移民至此,以海岛取村名大鲍岛。据《山东德邑村镇志》载:“大鲍岛这个村庄位于胶州湾青岛的北面。在这个村庄的整个区域上建立了新的中国人城。老村庄已被全部收购,破烂茅棚在1900年冬被拆除。‘鲍’这个汉字的意思是经干燥腌制的海中动物,鱼、牡蛎等。另外一个汉字也是在中国地图上找到的,称之为豹,就是豹子、豹猫。岛是岛屿之意,而更可能是居住区。豹岛同样是在海湾中离村子不远的一个岛。”
  而清同治版《即墨县志》记载,在内外洋界址上标有一个“豹岛”与鲍鱼岛紧挨。
  1897年11月,德国侵占青岛后,即对青岛的军事防守要塞和城建做了全面规划。1900年,德国殖民当局征购了大鲍岛土地后拆除了民居,将当地人移居到杨家村一带新建的华人居住区。随后,德国殖民当局将大鲍岛土地划块公开拍卖,土地大多被中国房地产商买下,他们依照德国人的规划,在大鲍岛建造了当时殖民者所称的“中国城”。而大鲍岛原居民,有些重新购得房产继续居住在这里,有些则租下门面房做起了各种规模不一的买卖,并与从外地来青的中国商人在这里共同开创了当时的繁荣市场。

20世纪初大鲍岛中国人街


  德国殖民当局将“胶澳租借地”分为内界青岛和外界李村两大区,又将内界青岛区划分大鲍岛、小鲍岛、孟家沟、青岛、会前、小泥洼、台东镇、杨家村、扫帚滩9个小区,在辽宁路一带建设“小鲍岛区”,这是德国殖民当局在青岛规划建设的第一个城市街区,还在大鲍岛东山设立步兵堡垒(炮台),配备7.7CM加农炮4门。
  青岛小区和大鲍岛小区是青岛街市的核心,也就是我们青岛人常挂嘴边的“街里”。从今德县路、保定路和大沽路划一横线就是这两个区的分界。自此,从这个分界线南至前海沿为青岛小区,而北至沧口路为大鲍岛小区。
  1910年,德占当局调整区划,将青岛行政区的9个小区合并为4个区(镇)。台东镇、杨家村、扫帚滩3个小区合并为“台东镇”;小泥洼小区更名为“台西镇”;青岛、会前2个小区合并为“青岛区”;大鲍岛、孟家沟、小鲍岛3个小区合并为“大鲍岛区”。自此,将青岛市区划分为台东镇、台西镇、青岛区、大鲍岛区4个基层行政区域,并设有区长和镇长,皆由德国人充任。大鲍岛区街区范围主要是德县路以北、李村路以南、济宁路以西、胶济铁路以东的区域,其中心街道为著名的山东街(今中山路北段),周边的街道大多是以山东省内的城市名命名,形成青岛第一个近代地名文化街区。大鲍岛区的街道、房屋设计是以楼房四合院为标志形成近代建筑文化风格,融合了东西方建筑文化的风格。基于民生需要,大鲍岛华人市场开始兴建,该市场大致呈三角形,面向街道的三面均设有入口,入口两侧是木构瓦顶的游廊,内院为露天集市,可供商贩们自由设摊,逢一、六为集,商摊从胶州路与中山路交界处一直延伸到今颐中数码广场一带。青岛大鲍岛华人市场的位置是青岛中山路北段、德县路、潍县路、四方路合围的地块(原址已经在30年代被拆除),不长时间,这里便成了世人瞩目的“华商云集之地”。后来大鲍岛变得流金溢彩,区域逐渐扩大,像鉴古堂、福生德、瑞蚨祥、谦祥益、春和楼等老字号逐渐在此落脚,大鲍岛的风光不逊于北京的大栅栏,吸引了大量市民。从幽静的清晨到灯火璀璨的晚上,从黄包车夫到穿着长袍马褂的生意人穿梭于此。
  大鲍岛村西的“劈柴院”,民间原称劈柴市。青岛建置后,劈柴市的生意仍然红火。1902年修建了江宁路,江宁路呈“人”字形,东端连着中山路,北边连着北京路,西通河北路。建江宁路时,劈柴市在10号大院专卖木材,堆放木材的棚屋全是用“劈柴(下脚料)”建成,故人们叫它“劈柴院”。后来10号大院成了民间艺人卖艺的场地,再后来,江宁路成了商业、餐饮、娱乐、休闲步行街,人们却将整条街都叫为“劈柴院”。人气很旺,上世纪30年代魔术艺人王鼎臣(艺名王傻子),著名相声说唱家马三立、刘宝瑞,西河大鼓名家刘泰清,山东快书艺人高元钧、杨立德,山东琴书艺人李金山、高金凤,评剧大家新凤霞都曾在“劈柴院”撂地演出,花鼓戏、相声、魔术、京剧、茂腔、柳腔都有,许多南来北往的小客商也都喜欢住在劈柴院,就连梁实秋、老舍、臧克家等大家,寓居青岛期间也经常光顾劈柴院,感受一下这里的文化氛围。
  文史专家王铎先生曾经有这样一番描述:“一进劈柴院的大门洞,先拿几吊铜钱买个竹制卡片,这竹片相当于今天快餐厅里的一卡通。进了劈柴院,小竹片是‘万能的’。男人们可以去听书,院里光听书场就有十七八家。女人们可以去看电影,当上海人还不知道电影是啥东西时,青岛人已经可以看到从欧美进口的大片了,只是没有配音,台上有个剧情讲解员,片子放到哪,就讲到哪。小孩子可以直奔小人书租赁摊。中途饿了怎么办?没事,院里有叫饭服务,一会功夫保证热腾腾地给你送来。这时,你一边喝啤酒、吃烤肉、啃肉包子一边接着听书、看电影、看小人书。回家时,顺手买上一斤‘劈柴院糖果’‘劈柴院甜点’,大院集中了各式各样的小作坊,前店后厂地自产自销的‘劈柴院特产’……”
  即墨路商圈最早可追溯到明末清初,它是大鲍岛村原住民的一处街头交易市场。但在上世纪50年代,我国为贯彻计划经济的发展思路,结合当时社会实际,1953年开始陆续实行针对粮、棉、油、布等重要紧缺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并进行了公私合营。这就涉及到手工业、私营资本主义商业在供、产、销、运输、加工及货源等环节一系列的矛盾,中央根据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处于过渡时期的性质与地位,及时采取“利用、限制、改造”与“和平赎买”的政策,逐步将他们纳入公私合营或合作化。个人商品交易行为也随之停止。改革开放后,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开始逐步恢复,刚开业时,只有摊位50余个,市场逐步扩大到李村路、潍县路、易州路、博山路等,摊位增加到1100个。那时笔者也经常到市场上转转,还被电视台录了像并加上解说词进行了报道。市场非常红火,人山人海,多时达10万人,商户们个个忙的不亦乐乎。即墨路小商品市场的鼎盛时代曾经被国内外旅游者誉为“小商品王国”。

 

20世纪80年代即墨路小商品市场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