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老青岛 站内搜索
青岛记忆:湖南路44号轶事
文章来源: 撰稿:《青岛画报》撰文/贺中 王栋 摄影/于风亮 发布时间:2018-03-01 10:51:27
【字号: 【打印】 【关闭】

    在中山路与湖南路路口坐落着一幢古典主义风格的庞大建筑,它如同一个展开的扇面,坐拥这一曾经的繁华路口,那高耸的塔楼、装饰性的山墙、弧形的拱券一如往昔,于岁月的洪流中屹立百年之久,将沧桑看尽。

建成时间之谜

    在1908 年的一张老明信片上,中山路与湖南路路口,以直观的方式,给人某种温情的宁静与安逸。一盏铸铁的德式路灯树立在路口的中央。左侧的街边,一个人力车夫正拉着车经过路口。远处,空寂的大街上只有寥寥的行人或车辆。或许在那时那地,你甚至还能听到远处海浪冲刷堤岸的声音。
    这幢两层总面积1800 米的公寓建筑,平面呈“L”形,位于弗里德里希大街(今中山路南段)与伊伦娜大街(今湖南路)路口。该建筑采用的是融合折中主义的古典复兴风格,设计者是一位不知名的建筑师。建筑以粗石勒脚,向南侧和东侧延伸的立面,均为清水墙面。临街立面的屋檐采用了扁圆券,红砖作线脚的形式,虽然装饰不算复杂,但却起到了很好的视觉效果。公寓主入口在伊伦娜大街(湖南路),底层临街均为三米高的拱形大窗,转角处有着连边体拱穹式外饰瓦的装饰性塔楼。

    这幢清水砖墙的建筑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胶州饭店(Hotel Kiautschou)旧址。但据总督府分别在1902 和1913 年印制的地籍图所示,真正的胶州旅馆实际上是该建筑南侧的一幢单层平顶房。由于相关资料的匮乏,目前我们还无法找到是谁大概在1905 年建造了这幢具有鲜明德意志风格的楼房。但在有关部门订立的铭牌上“始建于1897 年”的说法,显然过于笼统、模糊,并且极易使人产生歧义。需要说明的是,在1897 年11 月之后一段时间里,由于在外交层面上清廷还在与德国交涉,一切情况还都处于变化之中。很难想象在此时,会有人在这个连最基本的建筑材料都非常匮乏的地方,建造一座华丽且造价不菲的楼房。


业主之谜

    我们从出版商奥托· 罗泽(Otto Rose)印制的《地址人名录》中,找到了这幢商业综合楼在德租时期的使用者。贝麦和克里格在1906 年把它被叫做“贝伦斯的房子”。实际上,进出口商人保尔·贝伦斯(Paul Behrens)只是在这一年租用了该楼的一个房间,他并不是楼房的所有者。同年,《青岛新报》编辑部也在这里租用了一个房间。大约只过了一年,贝伦斯就离开了青岛,他的公司也随之注销,显然作为一个商人,贝伦斯并不成功。1912 年,这座房子已经属于与他人合办伊尔蒂斯山矿泉水厂(Iltisberg Mineralwasser Fabrik)的商人维尔德(C. Wilde),直至1914 年。

    然而在1914年日德青岛之战德国战败后,维尔德等人彻底地从这座城市中消失了……从战后的历史影像中,我们甚至无法找到一张以这座商业综合楼为主景的图片资料。而那些与之有关的故人往事变得迷雾重重。

辉煌一时的环球齿科医院

    这座大楼再次回归人们视线,已经是30年代的事情了。
    事情缘于2017年11月15日,记者一行进入了这栋大楼,没想到外部的壮观和内部的破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漆红色的楼梯已斑驳老旧,窗户多有破损,阁楼上乌黑一片,污水桶摆在门口,地板颤颤悠悠,一些房门上“征收改造”的封条已经贴了大半年了……

     记者看到,大楼中山路一侧,一楼是中山饭店,二楼为中山旅馆,还有各种商业小铺迎街开放,出售海产品、绿豆糕等货品。 湖南路一侧,一楼挂有“金玉工艺商店”的牌匾,三楼阁楼住着几位中山饭店的员工,二楼17号房间住着66岁的薛世杰和她97岁的老母亲一家,他们讲述了这座老楼80多年前的往事。

    “我们家祖孙三代在这里住了80多年了!”薛世杰的一句话为我们打开了时光隧道之门。时间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在青岛黄岛区的薛家岛,老薛家算得上当地富庶的人家了,老两口有两个儿子三个闺女。排行老五的薛成九曾留学美国学医,30年代学成归来后,带着家人闯世界,那时候薛成九的大哥薛成善正直壮年,他膝下的儿子薛敬修只有八岁,也就是薛世杰的父亲。
     他们在青岛相中了当时最繁华的地段,也就是今天中山路17号、湖南路44号这栋扇形的大楼,租下了大楼湖南路一侧,开办起了“环球齿科医院”。
    1935年3月中旬,爬墙虎释放着蛰伏一冬的能量,肆意扩张着地盘,“环球齿科医院”在这万物勃发的季节,正式开门纳客!资料显示,薛成九同时在“上海青岛各地开设医院外,同岁又在北京设立分院。”院长薛成九有段时间在北京坐诊,后来“受青岛友好之约”,又回青岛坐诊,其经营状况可谓十分红火,报纸上用“户为之穿”来形容。

    记者查到从1939年—1947年,环球齿科医院在青岛各大报纸上一共刊登了17条业务广告,广告词以“采用最近美国药物!材料器械镶治牙病!”为主打,还穿插着院长和医院的介绍,号称“是岛上最完善器械最充足之医院”。在1939年9月11日《青岛新民报》上显示,医院设有“口腔外科、矫正科、保存科、修补科、X光科、电疗科、小儿齿科”七个科室,院长为留美牙医师薛成九,副院长为杨冠盛牙医师,每天上午九点至十二点,下午一点到六点就诊,周日下去停诊。
   “以前一进门这间是X光室,这间是治疗室,这间是大客厅,治疗室跟大客厅通着,这间是爷爷的卧室。” 薛世杰回忆说,最辉煌的时候共有20多位工作人员。

    1940年,环球齿科医院发生了两大轰动性的新闻,一是1940年3月20日《青岛新民报》刊登的《环球齿科医院破诊治记录,优待学生治牙》“为庆祝成立五周年纪念,免费施诊三天,于前日截止。闻三日间诊病成绩打破成立五年来之新记录。三日间共免费诊治者百数十人。其中以拔牙以及治疗者为最多。据薛院长之调查,就诊之患者,以蛀牙,齿槽浓浊,齿膜根炎为多数云。又讯。该院为爱护青年学子,提倡学生口腔卫生,订定优待学生诊牙办法,俾适合学生经济之原则,而不至因牙病蔓延直接间接影响学生之学业以及健康。但前往就诊之学生,必须有该校发给的证明单据及盖章为限云。”
    另一则是1940年刊发在《青岛新民报》上的《环球齿科医院院长学艺均佳,民船公会会长送匾》“本市湖南路环球齿科医院院长薛成九对齿科研究有年,学艺颇佳。自由美国归青后,来医者户为之穿。现闻民船公会会长酆洗元等,于二十一日赠送匾额一方,文曰,齿颊之福。沿云南天津山东等路而行,并备有名誉旗帜。锣鼓喧天,观者莫不称赞云。”其热闹之景象,可以想象得出。

     1943年,医院的医师有所变动,除了院长薛成九,增加了医师薛增升、路西特克。1947年开始招收男女练习生。“医院换了五任院长,到1947年我父亲薛敬修开始当院长,这才顶起来,那时他才20虚岁,早年他每天放学都在医院跟着学医。” 薛世杰说。
    1958年,在公私合营大潮中,辉煌一时的环球齿科医院退出了历史舞台,一家人也风光不再,历尽艰辛。薛世杰和母亲现在租住在以前的厨房里,一个30平左右的小房间,里面还连着一段通往院子的后楼梯,第一次造访他时,他的父亲薛敬修刚刚于三天前去世了,享年95岁。薛世杰生在此,长在此,见证过辉煌,也尽尝世事变迁的苦楚和无奈。(孙基亮对本文亦有帮助)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