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档 案 论 坛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1933:青岛之约
作者 : 于佐臣      发布时间 :  2009-07-27 15:51:30
【字号: 【打印】 【关闭】
    时光似乎总隐寓着某种因果轮回。到了1933年,蝉联16届的华北运动会,和青岛,和催促它呱呱堕地的这座城市竟不期而遇,这一邂逅不能不说是某种不解之缘。
    据《华北运动会略史》载,首届华北运动会在北平揭幕的1914年夏,日本内阁刚刚向青岛租借地的德国驻军发出哀的美敦书,要德国人退出它的东亚锚地。随之青岛烽火连三月,被一场异国战争变成一片瓦砾。随之日本人背弃前言以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使这座城市经历了强权之间的辗转易手,直至耻史阅遍,走完那段风雨归程¬――孱弱的城市肌体,更那堪冰刀霜剑严相逼?也许从这时起,锻炼体魄强我国民的城市追求,终于告别因袭的乡射之礼、六艺之教而翘首现代体育之光了。
    1933年,仅隔不到20年,华北运动会东道主的行列里便崛起一个新城市名字:青岛。
而一年前,第16届华北运动会在开封落帷之际,面对下一届盟主的竞标,青岛之约已使人感觉到一种飞瀑流泻般的执著与激情。


    入夜,汴河上起了阵阵凉风,蛙声渐寂,波光投入窗棂,使人恍若飘在云端里。开封的最后一夜,宋君复睡不踏实了。作为青岛队的总教练,他一直被媒体称为“笑得最灿烂”的教头之一,队员们很争气,佳绩频传,当青岛队的总分跻身前三名时,他是为数不多的笑到最后的人了。
    但宋君复笑不起来。
    临行前,体育总会为出征开封的全体队员摆宴壮行,把他推上首席。祝酒时,时任总会长雷法章说:“作为有过奥运经历的总教练,君复先生,家乡父老盼望你把下一届盟主的帅旗扛回青岛呵!”想到这番话,沉甸的心头便感到压着一块石头。
    闭幕前的间隙,总裁判长郝更生通知他列席华北体育协会执委会,按常规,这次执委会将确定下届盟主的归属。来开封后,宋君复就把争办下一届华北运动会的打算告诉了郝更生。郝是华北体育协会执委,在执委会的排位仅次于张伯苓,可说是举足轻重。宋君复希望通过郝在执委会的身份和影响,为青岛出任下届盟主仗义执言。郝答复说,他会创造机会让宋代表青岛在执委会上当场陈述。现在,机会果然来了。郝更生与宋君复曾携手洛杉矶奥运会,当时中国代表团仅有3人,郝是领队,宋君复为教练,队员刘长春。代表着人口最多的中国“三人团”,第一次踏上奥运赛场,山呼海啸的华侨啦啦队,炽焰频闪的镁灯,满场惊异的目光……当时,刘长春太紧张了,作为中国唯一的田径选手,仅跑完100、200米预赛即告失利。但首次征战奥运的经历却使他们由此结下深情厚谊,为日后中国体育史写下许多可圈可点的篇章。
    承办下届华北运动会提上议程,会场出现片刻静默。在座的多数执委认为,按盟位的排次由山西承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郝更生朝宋君复点点头,开口说:“我要特别向各位介绍这次执委会的唯一列席代表¬――青岛代表队总教练宋君复先生。鉴于青岛队在本届运动会的不俗表现,我认为执委会很有必要听一下他们有关承办下届运动会的具体想法¬¬――当然这并非宋先生本人的,而代表青岛体育总会的一致意见。”
    宋君复起身环视四座,然后开始陈述:“和已经承办或准备承办华北运动会的各省、直辖市相比,青岛的步子是姗姗来迟了,其原因是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殖民地经历。中国收回青岛之后,国民政府惮于外国势力,一直推迟到1929年,青岛行政才归属南京国民政府。这么多的历史曲折,不用说,是国贫民弱所致。而强我国民,首在体育。各位执委,青岛之于现代体育翘首已久而不可得,现代体育之于青岛分外加之犹嫌不足。由青岛承办第17届华北运动会,可谓占尽地利人和。青岛地利,依山濒海,四季温和,在东亚屈指可数,为体育理想之乡。交通便利,可舟可车,商业发达,设施齐全,具备承办大型体育赛事的诸多条件。就人和而言,青岛乃东夷后土,习六艺,尚悍勇,为现代体育之嚆矢。迄于近代殖民时期,西风浸染,西方现代体育日渐普及。青岛大中学校体育教育收效斐然,成为全社会的体育中坚。年复一年的春秋两季运动会,使体育新人辈出。而青岛国术馆是政府创设的全国唯一官办武馆,为市民强身健体的公益体育事业,是其他省市所没有的。再者,青岛不仅有东亚第一的海水浴场,还有东亚第一的游泳运动员,特别女运动员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诸位如有兴趣,可翻翻《北洋画报》便可对青岛的游泳运动有个大致的了解。青岛如果能获得承办下届运动会的殊荣,市府已承诺在汇泉湾畔修建华北最大的万人体育场,为华北体育,增一光辉!我率队离青时,体育总会的各位同仁让我向执委会报告一句话:地利人和俱备,只要假天时于青岛,青岛决不孚众望!”
    言罢,宋君复抱起双拳朝全场深深一揖,郝更生带头鼓起掌来。
    旁边的一位执委却道:“宋先生的发言固然感人,青岛申办下届运动会的勇气可嘉,但按组织规程,下一届东道主轮到山西,总不至于让阎老西儿失望吧?”
    僵持片刻,有人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如果青岛不能如愿以偿,那就作为下一届运动会的分会场,把足球篮球比赛放到青岛。
    宋君复当即拒绝了。
    郝更生于是提议,在首任执委张伯苓缺席的情况下,上述议题不能作为执委会决议。但有一句话要记录在案:如太原不能届期举办十七届华北运动会,则改在青岛。
    70年后,我翻阅那份砖头厚的“总报告”时,仍然感到那些记录在案的文字忒冷峻了点,字里行间可以想见当年那场盟主之争的肃杀氛围¬¬――但仅隔大半年时光,事情便巅了个个儿,终于圆了青岛的主场之梦。而在当时,宋君复几乎抱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悲壮,准备北上天津到南开去说服张伯苓投青岛的赞成票了。


    开封的句号虽划得不甚圆满,但却把“青岛之约”往实里大大推进了一步。
体育总会向市府提出,即便当不成东道主,那个修建万人体育场的计划要不要兑现?青岛的体育设施建设难道非东道主马首是瞻吗?果真这样,兴许会离盟主的位子越来越远了。
恰在这时,栈桥大修的竣工日期也提上市府议程。这座用旅顺要塞的剩余钢材打造的铁码头,历经风雨剥蚀,早已锈迹斑斑,在前海的臂弯里形影相吊,老态龙钟。栈桥大修于两年前启动,工程至今仍遥遥无期,给竣工时间表画上句号已是迫在眉睫。于是又一项申办工程的提案浮出视线……
    青岛,用初秋的海风拭去盛暑的汗雨,在惴惴不安中步入10月。一天,宋君复举着一份电报冲进体育总会:
    “青岛这把交椅算是坐定了!”
    雷法章接手一看,电报是华北体育协会发来的。原来,开封会议以后,山西骤发大水,太原城一片汪洋,执委会闻讯后当即电询山西省政府,原定17届华北运动会能否如期在太原举行。看来,太原颇看重这顶桂冠,无奈时运多舛,一场大水把盟主的桂冠冲进汾河里。一直捱到10月,山西省政府才正式函复:“本省水灾过重,太原近正排水工程,於规定六七月间举行之会期,深恐筹备不及”。于是,执委会决定放弃山西,火速致电青岛,按开封会议议定,青岛为17届华北运动会东道主,望加紧筹备,克日竟成云云。
    惴惴已久的种种猜测、迷惘和悬疑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接下来,市府为栈桥大修排定竣工时间表,时间是次年4月。
    汇泉体育场的选址随即拍定,市府特批地760公亩,决定投资19万,规模定为涵纳华北运动会的全部比赛项目,观众容积15000人,目标锁定华北之最。
    设计方案的出台,免不了经历一番八仙过海。但体育场的设计方案究竟出自谁手?至今还存些许悬疑。据说,时任山东大学体育系主任的宋君复一直倡议筹建市体育场,赴洛杉矶参加第十届奥运会时,曾搞到洛杉矶体育场设计图纸并携回国内,青岛市体育场就是按四分之一比例的洛杉矶体育场的翻版。资料记载,体育场设计“均由建筑委员会设计组会议决定之,其设计、制图、测量等事项,均由工务局任之。”后来我专门查到了有关体育场设计的9份图纸,其中,田径赛场、看台、球场的设计、制图:郑德鹏,大门楼的设计、制图:马永祥。有关跑道的设计,特别注明了一段话:“跑道之形式为篮曲式,又名正常式,为德国地姻博士所创,按美国落山矶之世界运动场,即采用此式”。这也许是克隆洛杉矶体育场一说的来历了。而宋君复极可能在选采方案时提过这种建议。


    盟主之争尘埃落定,时间的流程骤然加快了。
    12月,执委会急电青岛派人北上,在清华大学体育馆召开紧急会议,由青岛提交17届华北运动会筹办计划,并决定筹委会人选。
    市府委派刚刚莅任教育局长的雷法章赶赴北平。
    紧急会议连开了3天,最后一天改在北平欧美同学会举行。运动会规程、组织章则及11个分股组成人选无障碍通过之后,便轮到竞赛项目拟设问题。
    雷法章提议:“游泳自14届华北运动会列为正式比赛项目以后,始终放在总锦标赛内,而没单列,根据近年来游泳运动的发展,从17届起应当象田径、球类一样列为单项锦标赛。另外,从17届起添设国术为正式比赛项目,也作为单项锦标赛。究竟把国术作为运动会的一个表演项目还是竞赛项目?为了集思广益,我们委托青岛国术馆,向华北运动会的各加盟省、市发函征求意见,大多主张列为正式赛项。我们还特别致函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先生,张先生也复函同意。如果执委会接受青岛的提案,请执委会专门函聘张之江先生为国术裁判长,另聘国内武术界名家任国术比赛裁判。”
    青岛的第一个提案全票通过了。
    在第二个提案面前,执委们却众说不一。当时,国家级的全运会已举办过4届,国术一直没列入正式赛项,而准国家级的华北运动会却要将其列入,要担不小的风险。国术即武术,常言道“武门之内,无论生死”,更何况要在赛场上一决高下?国术一门,派别林立,器械不一,评判标准,比赛规则以及组队、报名、着装等等,如不缜密详明,场上难免发生纷争。而纷争一起,华北运动会的历届清誉全毁了。
    主持会议的马约翰略微沉吟一下,说:“诚如雷先生所言,国术在青岛植根很深,结缘甚广,如列入赛项,将会使下届运动会增色不少,但迄今中国还没有一部国术比赛规则,整个比赛无章可循哪行?”
    雷法章接口道:“规章是人定的。既然没有现成的,咱们就开它个先例何妨?有关规则的制定,可以参照中央国术馆国术评审条规来定,各地有关国术考试都有一些成文的东西,可以作为起草国术规则的依据。”
    国术,由青岛的提案开始,终于跻身现代体育之林。同时,起草一部前所未有的赛场《国术规则》也提到青岛人面前。青岛人在1933年那个流火之夏来临之前,注定要为国术史添写上一笔不凡的笔墨。
    《国术规则》完成于5月,共24条规,首次对拳、枪、刀、棍、剑五术和摔角(跤)、特技与斗械分类设项,一一确定评判标准和分值。5月18日,在市府大礼堂举行的筹委会联席会议,第一项议程便是拟订《国术规则》提请公决案。


    1933年7月12日,第17届华北运动会在汇泉体育场举行。
    按运动会组织规程,冀鲁豫晋陕甘宁辽吉黑热(河)察(哈尔)绥(远)新19个省,北平、天津、青岛3个直辖市和哈尔滨、威海卫2个特区,包括华北、东北、西北三大区域的半个中国版图,都在莅会范围之中。实际莅青参会的共12个省、市、区的1034名运动员¬――好一个“华北”,大中华之北中国意义上的华北!
    八时正,入场式开始。裁判员运动员千余人在军乐队前导下,鱼贯入场。当东三省代表队通过主席台时,不少人认出了“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呼唤声顿时响成一片……青岛队最后入场,200人的方阵,一袭白色的着装,是本届运动会最大阵容的军团。入场式毕,首鸣礼炮17响,海军飞机编队飞临运动场上空表演助兴。继而报告,讲话,致词;裁判员运动员绕场一周,看台上群情狂热,掌声雷动……开幕式中的一个个亮点依次点燃,而大放异彩的是会场中央的广播电台,这一天,从朝城路民众教育馆发射的无线电报,为青岛开启了一个无线广播时代,从朝城路到汇泉广场的沿途广播喇叭下,行人纷纷驻足倾听,交通为之拥堵,岗警们一边招呼过往车辆,一边维持听众秩序……
    运动会鸣金前夕,筹委会在市体育场的会议室里盘点青岛时发现,青岛游泳的总成绩爆出本届运动会的最大冷门:囊括游泳男女高中级的4个团体冠军和团体总分的全部冠军,在23个个人单项冠军中,游泳占8个,另外,打破5项华北运动会纪录,创参加华北运动会以来最好成绩……而1个月前,也是在这里,筹委会还在为游泳赛场大伤脑筋。
    麻烦往往出在那些最不成问题的问题上。青岛,拥有东亚第一海水浴场却偏偏无法把汇泉浴场变成一个水上赛场,当十七届华北运动会打算从青岛开创游泳先例时,猛地被这“无忧之忧”障碍了。最大的障碍是潮汐。筹委会曾设想把汇泉浴场作为赛场,但无奈潮汐起落无从把握。于是想到前海栈桥,回澜阁,镞矢般的个型桥头……
    栈桥,一支射向大海的箭。
    这支箭没镶上箭头之前,仿佛被时间定格了的休止符。
    关于栈桥,人们耳熟能详的是,章高元始建,德租日据,中国接收等等,对于它之后续写的文字大都不甚明了,更何况与华北运动会的个中情缘了。
直到1901年,栈桥才续写了一段历史,长度由200米延续到350米。此后,它在碧波上“休止”了整整30年。
    1933年,栈桥大变脸,撤去单薄的木板,改成钢架水泥桥面,桥头新建“个”字型防浪堤,堤坝环绕一座双檐飞阁,目铺黄色琉璃瓦,下立24根红色圆柱。
    从此,栈桥镶上溢彩流光的矢尖,折射着岁月荣华。
    “个”字型防浪堤,实在个性,和流线型相比,其分浪功能更强,迎面浪来分拨两边,而每边拐角的尖部均具有第二次分浪功能,分浪之后,掉头而返的回澜恰与下一波交汇一起,“回澜阁”由此而得名。
    水上赛场移往栈桥,是在汇泉浴场结束初赛之后。而筹委会变更赛场的决议早一个月即在体育场的大门楼上产生。这个大胆的抉择,使水上竞赛重返大海,在国内游泳史上是空前的。当时的游泳赛项已届完备,唯缺蝶泳,而蛙泳始称“俯泳”,水上接力已列入赛程,仅自由式一种。另外,“入水表演”也于本届亮相,“入水”即跳水,也是首次列入赛事,并作为水赛的前奏隆重推出,顿成一大看点,入水跳台设在东边的防浪堤上,向北探出一段跳板。
    当时,栈桥的赛场布置可谓独具匠心。桥下,用成排的浮船作为起点和终点,围成距离50米的泳道,泳道之间以浮标为界,泳道上方悬挂天线,天线上飘着红白两色旗做标记。裁判员统统集中在桥侧的舷梯上卡表计时。
    为了便于观摩赛况,整座栈桥面朝西搭起数层露天看台,观摩的人群在看台上排列有序,长达半里,纷纷争睹水上奇观……
    比赛安排在满潮时进行。具体赛程则根据潮汐预报而定。当时青岛的海洋气象观测在东亚屈指可数,建在后海的观潮井将水样定期送往观象台,从水样中分析数据预报每日潮汐,毫厘不爽。栈桥赛场的每一项赛程安排,无不来自于此,可谓“举一发而数窍通矣”。
    青岛人在自家的海乡初履海上赛场,阵容最为强大,与会的87名游泳运动员,青岛人几乎鼎分其一。第二天的赛程未完就爆出新闻:何文雅、何文静、何文锦三姊妹包揽女子50米自由式和100米自由式前3名,被誉为“何氏三杰”。俯泳金牌为来自辽宁的“史氏兄妹”所得。在男子高级、男子中级和女子三个级别中,青岛队积分均居榜首,无怪乎媒体纷纷惊叹:青岛人把栈桥赛场变成他们的市运会!
    十七届华北运动会书写这页辉煌时,盛赞栈桥游泳场的创举“一举而数善备焉”。对栈桥来说,善莫大者,乃十七届华北运动会使它声名远播海内。七月流火,把栈桥的名字播撒得炽热而无处不在……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05050409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